五千年小说 > 长夜余火 > 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
    北街,城主府。

    回到熟悉家园的许立言不再惶恐和不安,重新变得沉稳和自信。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他问起匆忙赶来的助手。

    他的助手是名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,经历过许尔德、许无功两个时代,见过好几次叛乱和政变,此时非常镇定:

    “欧迪克先生已经把疑似‘神父’的罪犯送过来了,想见您一面。

    “冲进来的荒野流浪者抢到了不少武器和食物,正往中心广场聚集,似乎想攻打北街。

    “他们正从无组织的状态衍变成一个真正的群体,而城防军在最开始的时候,受到了惨重打击,好几支队伍失去建制,散落在了城内不同地方,只能做最初步的防御和清理,随时可能被骚乱淹没。

    “您分出的那支城主卫队从第一医院离开后,增援去了北桥和市政大楼,目前已和那边的城卫军汇合,以他们的武器,守一段时间不成问题,只是人数太少了,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相对大量的荒野流浪者说的。

    和刚才差点死去相比,现在的情况已称不上火烧眉毛,许立言背着双手,来回踱了几步,嗓音柔和地问道:

    “刘叔,您觉得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刘叔毕恭毕敬地回答道:

    “组织更多的人手。”

    许立言轻轻颔首:

    “下达我的命令:

    “召集贵族议事会所有成员商讨对策,他们都得出点力了。

    “组织一批精英成员,从北城门出去,绕到南街,把打散的城防军串连起来,聚拢在一起。只要完成了这件事情,那些乱民不足为虑。如果实在不行,要玉石俱焚,那就把无人机队派出去轰炸,不要怕毁掉城市。

    “还有,向所有猎人发布雇佣军任务,让公会的人直接用喇叭喊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许多遗迹猎人也被分割在城内各处,来不及也去不了公会看任务。

    “是,城主!”刘叔恭敬回应。

    许立言想起一事,忙补充道:

    “让欧迪克先生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有条不紊地做出安排后,许立言询问起身旁的机械僧侣净念:

    “禅师,还请你‘预知’接下来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净念眼中红光闪动: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电子义眼内的光芒随即凝固了下来。

    隔了七八秒,净念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危险依旧存在,敌人还有后续的安排,与爆炸有关,施主万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在战胜自己,进入“心灵走廊”前,他的“预知”能力只能察知是否有足以威胁自身和对应目标生存的事情将要发生,无法看见相应的画面,无从知道这源于何处,相当模糊。

    许立言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我会注意的,会让守卫检查每一个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禅师,我去清理一下,换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刚才那次袭击中,他在地上滚了两圈,既惊慌惶恐,又被净念压得不轻,竟有点小小的失禁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,他也要趁这个机会清理自己,调整好心态,以应对接下来的乱局。

    净念微微颔首:

    “我守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检查过许立言的卧室、阳台和外面的花园,没发现隐藏的危险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阿福枪店”背后的院子内,打退了第一波冲击的居民们开始把各种障碍物往几个入口搬,准备制造街垒,封闭这里,应对后续可能再来的暴徒。

    其中,那些四五十岁的男女虽然比不上年轻人手脚利落,但做起相应的事情有板有眼,效率非常得高,简直给人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年轻时经常会面对的事情。

    蒋白棉和商见曜将大红越野停在巷子内后,架着雷云松、林飞飞,带着两个小孩,抢在院子彻底封闭前,刷脸进了里面,上到二楼,和白晨、龙悦红他们会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拜托完南姨、谷常乐照顾两小孩,他们进入房间,捡重点交流了下彼此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还要出城吗?”蒋白棉斟酌着问道。

    白晨默然了几秒道:

    “最乱的时候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蒋白棉表示赞同,“我们过来的时候,发现那些流浪者在往中心广场聚集,可能想攻打北街,那里才是粮食最多的地方。等到野草城重新组织起来,恢复秩序只是早晚的问题,他们储备的武器和弹药可不少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三大势力交界处最重要的贸易中心,本身的防御体系是按照挡住大势力进攻一段时间来构建的。

    只要那些荒野流浪者没在第一波骚乱里,仗着人多,仗着对面猝不及防,攻进北街,彻底瘫痪整个城市的组织,那他们就不会再有多少机会了。

    白晨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只要这边没被重点攻打,撑到局势平稳下来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无论是粮食储备,还是武器、工事,足以维持两三天。

    她顿了一下,迟疑着又道:

    “南姨这边有很多人,要都带出去,得组织一支车队,太引人瞩目了,反而容易被针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理解。”蒋白棉笑着回应,示意白晨不用觉得不好意思,“留下有留下的好处,大家在这里坚守也不失为一个可行的方案,正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转而望向商见曜:

    “看看能不能弄醒雷云松、林飞飞,如果能掌握魏钰他们的下落,我们说不定还得在城里冒一次险。”

    说是冒险,她语调却很轻松,仿佛只是出门闲逛一次。

    最后,她笑着对龙悦红道:

    “今天表现的不错,已经是一名合格的战士了。”

    龙悦红不自觉挺起胸膛时,商见曜已走到床边,摆出了按压雷云松胸口的姿势。

    这看得蒋白棉无奈地翻了个白眼,但也懒得制止,任由他发挥。

    一下,两下……雷云松突然咳嗽起来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红底金字的铭牌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:

    “盘古生物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这个吗?”蒋白棉开始评估对方的状态,以判断要不要让商见曜交个“朋友”。

    雷云松明明睁大了眼睛,可看起来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目光茫然了几秒,接着出现光彩,仿佛终于从一场延绵近两个月的噩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公司的人?”他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猜。”商见曜笑着回应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就被蒋白棉用右手抽了下肩膀后侧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自己是谁,来野草城做什么吗?”蒋白棉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雷云松的眉头皱了起来,脸庞肌肉隐隐有些扭曲,仿佛在承受某种无法言喻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他忽然坐起,大口喘气,“小心,小心那个病恹恹的人!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后,雷云松脸上尽是汗水,湿漉漉的,仿佛洗了一把脸。

    商见曜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如果他能逃出来的话。”

    雷云松还处于逐渐看到光的状态中,没去理解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隔了一会,他总算缓了过来:

    “我是雷云松,公司一个小组的组长,来野草城是调查‘机械天堂’主脑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们离开城主府,走出北街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穿黑风衣的男人,他看起来很瘦,好像正在生病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雷云松声音渐低,语气里满是恐惧。

    “他一次‘催眠’了你们五个?”蒋白棉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经过之前的交手,她几乎可以确认假“神父”一次只能催眠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雷云松摇了摇头,“当时和他对视的是我。回了酒店,睡下之后,我梦游般出去,再次见到了他,之后,按照他的吩咐,等到天亮,找借口和机会,依次把组员带去见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雷云松的陈述,蒋白棉的评估结果是:

    在脱离相应环境,受到熟悉物品刺激后,他应该已经摆脱“催眠”,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魏钰他们去了哪里吗?”蒋白棉问起最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雷云松自责地摇起脑袋:

    “我们被分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和林飞飞住在南街相邻的两栋楼内,按照那个男人的命令,做一些事情,小钰他们则被他带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线索吗?”蒋白棉追问道。

    雷云松皱眉回忆了一阵:

    “那个人的‘催眠’好像是有时效性的,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化妆过来见我们,重新做一次‘催眠’,同时下达一些命令,

    “有一次,他来的晚了些,我的状态恢复了不少,隐约知道不对,专门去外面观察了下他来的路线。

    “他平时应该是在北街,那次,我还听到他用电子产品和人对话,说什么‘都带去北街’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林飞飞也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重复了一遍之前的流程,蒋白棉印证了雷云松说的一些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没完全恢复,好好休息吧。我们去趟北街,争取见一见那个假‘神父’,看能不能从他那里获知魏钰他们的下落。”蒋白棉当机立断,决定现在就去。

    商见曜立刻帮她补充道:

    “顺便还车。”

    这听得雷云松和林飞飞面面相觑,总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完全摆脱“催眠”,或者麻醉效果还没有彻底过去,以至于反应迟钝,没法理解对面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出了房间,来到楼梯口,蒋白棉对跟上来的龙悦红道:

    “你留在这里帮小白。

    “嗯,提醒她一声,注意着点雷云松和林飞飞,虽然他们看起来已经没事了,但难保有个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是,组长!”龙悦红莫名有种被委以重任的感觉。

    随便找了个窗口,从二楼跳到外面巷子后,蒋白棉开车,载着商见曜,往南街而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荒野流浪者们正在往中心广场聚集,试图攻打北街,没敢走那条路线,选择兜个大圈。

    和之前一样,他们从南街城门口出去,绕到了北街城门,利用特别通行证,顺利通过了戒备森严的防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