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千年小说 > 长夜余火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会客室
    场面有些沉寂的时候,商见曜突然满是“惊恐”地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想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管家乌尔里希愣了好几秒才做出回应:

    “迪马尔科先生允许你们带上武器,但不能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。”

    很有信心嘛……蒋白棉回过神来,略一思量就决定答应: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不管迪马尔科出于什么原因突然想见他们,这都是难得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且,进“地下方舟”前,还可以去警惕教堂报备一下,让安全得到更多的保障。

    出门走向自家吉普时,蒋白棉没有掩饰自己的疑惑,直接询问起乌尔里希管家:

    “迪马尔科先生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?他昨天才拒绝了我们的见面请求。”

    乌尔里希缓慢地摇了下头: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太清楚。我只是遵从主人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蒋白棉正要询问昨晚到现在“地下方舟”内有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,或者迪马尔科又知道了什么消息,商见曜已好奇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真的确定那还是迪马尔科先生吗?他最近每天都戴面具。”

    好问题……蒋白棉闭上了嘴巴,等待乌尔里希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乌尔里希侧头扫了“旧调小组”四位成员一眼:

    “你们之中如果有谁被替换掉,哪怕伪装者发色、身高、身材都很接近原本那位,且一直戴着面具,你们会认不出来吗?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紧急情况下的短暂接触,那确实有可能混淆,但每天都生活在一起,习惯、举止、爱好、仪态、口音这些方面是瞒不过人的,除非预先已观察多年,而这在‘地下方舟’内,是不太可能的事情,谁死了谁活着都是有数的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。”蒋白棉认同乌尔里希的说法。

    他们各自上车后,一路前往了城市废墟北边的警惕教堂。

    与警示者宋何交流了几句,“旧调小组”四人跟着乌尔里希来到地下一层,进入了其中一个电梯厅。

    这里有三台看起来很厚重的灰黑色电梯,间隔区域镶嵌着两台不大的液晶显示器。

    经过乌尔里希与“地下方舟”内部的视频沟通,其中一台电梯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轿厢内部维护得很好,下方铺着木色地板,四周的金属墙壁光可鉴人。

    “专用会客室在地下二层,这对你们来说,逃出方舟时会相对容易不少。”乌尔里希介绍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蒋白棉不知该怎么回复,干脆学起商见曜。

    说话间,电梯门在他们眼前合拢,箱体缓缓往下沉去。

    很快,电梯停了下来,“旧调小组”四人看见外面铺着一条米黄色的长地毯。

    沿着厚厚的地毯和亮着壁灯的走廊,他们抵达了一个房间,这里守着足足八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两个还穿戴着灰黑色的军用外骨骼装置,这一看就属于较新的型号。

    难怪允许我们带武器……龙悦红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地下方舟”的火力占据绝对优势!

    乌尔里希敲了下门,等待了两秒,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老爷,客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吧。”房间内传出一道略显磁性的嗓音。

    推开有浮雕的红色木门,蒋白棉习惯性环顾了一圈,将里面的情况尽纳眼底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很正常的一个会客室,有茶几,有沙发,有地毯,有木柜,有椅子,有水晶吊灯,除了比较豪华,没什么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此时,房间内只有迪马尔科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鬓角呈亚麻色,套着很有旧世界风格的黑色教士袍,戴着顶同色的老式软帽和一张黑底白纹的面具,因为坐着,看不太出身高。

    浅蓝色眼眸一扫,迪马尔科指着茶几对面的长沙发道: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蒋白棉、商见曜等人分别就坐后,乌尔里希管家退出了这个房间,关上了沉重的木门。

    迪马尔科正要开口,商见曜忽然笑道: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个合格的警惕教派信徒。”

    迪马尔科将右腿搁到了左腿上,不含恼怒情绪地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他嗓音是标准的男中音,带着点磁性,用的是纯正的旧世界怒湖区域红河语。

    “你的守卫都在门外,如果我们没有征兆地发动袭击,完全可以在两台军用外骨骼装置支援进来前制服你,让你成为人质。”蒋白棉代替商见曜做出解释,“这确实不够警惕。”

    迪马尔科微微后仰,笑了起来:

    “也许是因为我有足够的信心呢?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商见曜就又好奇又兴致勃勃地问道:

    “你比那个鱼人神使更强?”

    迪马尔科一时语塞,隔了几秒才道:

    “也许房间内还有别的布置。”

    他没继续这个话题,抬手摸了摸自己那张黑底白纹的面具,吐了口气道:

    “我找你们来,是想聊一聊湖心岛那座神庙,聊一聊阎虎。”

    阎虎……那位沉睡的“神灵”?蒋白棉略感诧异地反问道:

    “你认识阎虎,不,你先祖认识阎虎?”

    她没想到是因为自己等人探索了神庙,才获得迪马尔科的邀请。

    迪马尔科后靠住单人沙发的背部,笑了笑道:

    “早些年,我曾祖父、祖父还活着的时候,有听说湖心岛和阎虎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是混乱年代末期,方舟开始与外界连接,交换物资,我祖父派出的情报员和周围区域的遗迹猎人,呵,那会应该不叫这个,因为还没有猎人公会这个组织,总之,他们都有注意到湖心岛的情况,知道了阎虎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阎虎展现过异常神奇和强大的力量,被当成神灵对待,等我们接纳了警惕教派,信仰了‘幽姑’后,才知道这也许是非常厉害的一位觉醒者。

    “最初,我们有太多的事情,一直没机会和湖心岛建立联系,而后来,他们突然封岛,再没人外出。

    “渐渐的,我祖父和我父亲也忘记了这件事情,反正湖心岛的改变没有影响到方舟。

    “我昨晚听说你们去了湖心岛,探索过阎虎的神庙后,突然有点好奇,就想着邀请你们来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这恐怕不只是一点好奇……这件事情竟然能让你打破“地下方舟”多年以来的规矩,邀请外人进入……你们和阎虎绝对存在一定的联系……这个瞬间,蒋白棉脑海内闪过了好几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她摆出一副我已经理解一切的姿态,将自己和商见曜的探索大致讲了一遍,唯一没提的是商见曜用觉醒者能力影响沉睡的阎虎时,看到有人匍匐在黑暗里求救。

    迪马尔科的右手食指轻敲起沙发扶手,若有所思般重复了一个短语:

    “新的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他对此似乎非常在意。

    几秒后,迪马尔科环顾了一圈,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感谢你们的分享。你们不是想知道旧世界的事情吗?可以提问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刨根究底,给人一种完全不在乎“钱白小队”有没有隐瞒什么收获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和之前表现出来的在意极为矛盾。

    蒋白棉收敛住疑惑,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迪马尔科先生,你先祖提前知道了旧世界会毁灭?”

    迪马尔科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他只是一位狂热的末日论爱好者,又正好比较有钱有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那旧世界毁灭之前有什么征兆吗?你们躲入‘地下方舟’前,有遭遇过什么吗?”蒋白棉追问道。

    迪马尔科用回忆的口吻道:

    “我听我祖父提过,他们最开始是躲避突然来临的战争,才决定躲进‘地下方舟’,结果,没多久,外面爆发了‘无心病’。

    “里面也没能幸免,很多仆人毫无征兆地变成了‘无心者’,带来了一场血腥的混乱。我曾祖父就此带着我祖父和其他家人做起更进一步的隔离,还好,‘无心病’似乎不会传染。”

    果然,无序的战争和“无心病”是旧世界毁灭的表面原因……连预先躲到地下的人也会得“无心病”?公司是“无心病”爆发后,才组织幸存者进入地下大楼的……蒋白棉记住了几个关键点,转而问起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交流,他们对红石集这个城市废墟在旧世界的状态有了一定的了解:

    怒湖区域以西以北属于灰土人,怒湖区域以东以南则进入红河流域,而怒湖是一个说灰土语的国家和一个说红河语的国家的国界线。

    所以,湖中那些岛屿,有的生活着灰土人,有的生活着红河人。

    红石集这个城市废墟位于怒湖东南角,当初属于那个红河国家,但因为是边境城市,不少灰土人移民定居,人口比例超过了百分之三十。

    迪马尔科的先祖则是城市所属国家最大的建筑商,和本地多名议员保持着良好关系。

    “感谢你的回答。”确认迪马尔科那里榨不出更多与旧世界毁灭有关的情报后,蒋白棉诚恳地说了一声谢谢,然后补了一句,“我们还有两个简单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不给迪马尔科拒绝的机会,她直接问道:

    “你见过一位叫拉尔斯的遗迹猎人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拿出了雷曼给的那张照片。

    “拉尔斯?”迪马尔科忽然笑了一声,“你可以回去告诉雷曼,拉尔斯在方舟内找到了他的真爱。如果他不相信,可以到警惕教堂来,我让拉尔斯和他视频对话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蒋白棉等人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