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千年小说 > 长夜余火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“心灵走廊”的本质
    警惕教堂地下一层,“旧调小组”见到了警示者宋何。

    “比我预想得要快。”宋何友善问道,“迪马尔科先生究竟为什么愿意让你们进入‘地下方舟’?”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情,他是百思不得其解,所以没掩饰自己的好奇。

    蒋白棉笑了笑:

    “他对湖心岛禁忌神庙相关很感兴趣,而他也知道,如果不见我们,我们肯定不会和他分享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宋何没想到是这么简单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但既然涉及所谓的沉睡“神灵”,那出现任何奇怪之事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说不定迪马尔科也有成为类似存在的想法呢?

    蒋白棉转而提及红石集内奸那件事情: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有询问迪马尔科先生是否有出卖红石集,把雷纳托主教返回总部的情报泄露给了鱼人、山怪。他虽然没有承认,但也没有否认,只说等新任的主教到了,会和他沟通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宋何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,轻轻颔首道:

    “那没有必要继续调查下去了,这个任务算你们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笑着指了指头顶的天花板:

    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
    “上去再聊吧,一直站着多不好。”

    知道宋何这是要支付报酬,教导自己等人“觉醒者”相关的一些常识,商见曜抢在蒋白棉之前,开口回应道: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他旋即又补了一句:

    “需要有人帮你捶背吗?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商见曜的眼睛是看着龙悦红的。

    艹……龙悦红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。

    “啊?”宋何明显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商见曜立刻解释道:

    “这是老师可以享受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。”宋何突然觉得自己年纪是不是真的大了,和年轻人有了所谓的代沟。

    回到教堂,进了宋何的房间,双方各自就座后,蒋白棉迫不及待地问道:

    “宋警示者,要想闯过‘起源之海’,大概要挑战多少个岛屿,战胜多少种内心的阴影?”

    她虽然不是觉醒者,但对类似的事情总是充满研究精神。

    宋何闻言,笑了一声: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的也不少啊,我有点怀疑我还能不能给出足够有价值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思索着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有了基本的常识,那我讲起来就省事多了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内心藏着的阴影和恐惧都不尽相同,都有自身的独特性,所以需要闯过的岛屿的数量和特点也不会相同。

    “有的可能要挑战八九个岛屿,才能找到自己,有的可能四五个岛屿,甚至两三个岛屿后,就能抵达终点。这个是因人而异的。

    “简单来说,那种充满勇气,没多少心理阴影的人,会更快地渡过‘起源之海’。”

    蒋白棉忍住了望向商见曜的冲动,疑惑说道: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但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: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觉醒者每战胜一个岛屿,自身的能力都会得到一定的提升,那么,闯过八九个岛屿的人是不是会比只闯过两三个的强?”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,如果有这么两个人,一个得到了八九次强化,一个只完成了两三次,且最后都顺利进入了“心灵走廊”,实力上或许会出现极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宋何的目光从“旧调小组”四位成员身上缓慢扫过,笑了一声道:

    “刚进入‘心灵走廊’的两位觉醒者,确实会有实力上的差距,但这很小,主要来源于对自身能力的应用、彼此之间的克制情况和实际战斗中的经验。

    “无论是闯过了七八个岛屿的觉醒者,还是只战胜了两三个岛屿的觉醒者,在找到自己,补完心灵后,实力都将提升到类似的层次。前面增强的多,这里就少,前面获得的少,这里就多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举了个例子:

    “这就像我们从红石集去‘联合工业’总部,不管你是开车,还是骑自行车,甚至走路,最终获得的成果永远只有一个,那就是抵达了目的地,主要的区别在于途中花费的时间和各种遭遇带来的经验。

    “对觉醒者来说,战胜阴影岛屿的本质目的是渡过‘起源之海’,而只要能进入‘心灵走廊’,那在最重要的收获上,大家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商见曜握右拳击了下左掌,“这就和赛跑一样,有的需要翻越多座栏杆,有的只是跨过几个浅坑,而不管采用哪种方式,能率先冲过终点线就是胜利。”

    宋何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他就着商见曜找的例子,进一步说道:

    “两者之间可能的差距在于,以后遇到需要翻越栏杆的时候,有经验的那个会轻松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还会遇到翻越栏杆的可能?”蒋白棉敏锐地品出了宋何话语里潜藏的意思。

    宋何“嗯”了一声:

    “这就涉及‘心灵走廊’的本质是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端起旁边的水杯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让“旧调小组”四人都有点焦急——虽然白晨、龙悦红不是觉醒者,也没有旺盛的研究欲望,但好奇之心,人皆有之。

    这可是当前人类所能获得的最神秘也最奇妙的一种力量。

    喝完水,宋何才慢悠悠说道:

    “‘起源之海’映射的是自身心灵,岛屿就是每个人内心深处潜藏的恐惧或者阴影。

    “而‘心灵走廊’串联起来的是所有觉醒者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我听引我入教的那位恐惧主教说过,‘心灵走廊’内有很多扇门,每一扇门都对应一个心灵世界。

    “这有的属于探索到‘心灵走廊’深处的那些强大觉醒者,有的甚至通向了执岁们的梦境,里面光怪陆离,有各种超越现实的场景,包括对方曾经战胜过的那些心理阴影产生的映射。”

    难怪还会遇到“恐惧岛屿”,只不过不是自己的,而是别人的……蒋白棉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商见曜则兴奋问道:

    “那可以去别人那里窜门吗?”

    宋何愣了两秒才做出回答:

    “理论上可以,但对应普通觉醒者心灵的房门,你是没法打开的,至少在探索到‘心灵走廊’深处前不行。

    “至于类似阎虎这种行不行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例子,蒋白棉眉毛微微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又想到了鱼人神使体内孕育的“怪异”。

    反向开门,从别人的心灵世界回到现实?前提是,把你的气息融入别人的身体,提供精确的定位?蒋白棉对这件事情有了新的猜测。

    她斟酌了一下问道:

    “那探索‘心灵走廊’的目的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宋何露出略显唏嘘的表情:

    “灰土上很多人都相信存在一个新世界,而某个城市废墟的深处,就藏着通往新世界的大门,那里不再有饥饿、感染和战争。

    “同样的,那些强大的觉醒者都相信,‘心灵走廊’内的某一扇门能通往新的世界,可以让他们生命得到质变的新世界。”

    蒋白棉等人瞬间联想到了阎虎用指甲在棺材内板上刻出的那几个字:

    “新的世界”

    而这也与杜衡当初的说法类同。

    这时,商见曜好奇问道:

    “如果走错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面对各种光怪陆离的世界,你如果不能顺利解决里面存在的危险,很可能会失去生命。”宋何提醒道,“在‘起源之海’内,失败只是简单的失败,最多让人更加疲倦,精神状态不好,成功反倒会付出更多代价,而到了‘心灵走廊’,失败往往会映射到现实。”

    “很危险啊……”龙悦红由衷地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宋何失笑道:

    “对。

    “在‘觉醒’这件事情上,你想获得更多,就要面对更多。

    “我这种胆小鬼,只敢停留在原地。”

    胆小鬼……不知为什么,龙悦红突然想起了维耶尔的话语,他说宋警示者私下是另一副模样。

    也许这就是他付出的代价?龙悦红念头转动间,宋何又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对于‘心灵走廊’,我了解的只有这么多,你们问别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稳定让一个人觉醒的办法吗?”蒋白棉厚着脸皮,询问起这也许是一个教派核心机密的事情。

    宋何笑了一声,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没有。

    “但如果你们加入教会,经常参与弥撒,得到了‘幽姑’的注视,肯定会更容易觉醒。

    “嗯,‘幽姑’要是直接赐予神恩,觉醒将是一件高概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是想引诱我们加入警惕教派?呵呵,没圣餐怎么钓的到商见曜?嗯,看来执岁们都掌握着提高觉醒概率的方法啊……蒋白棉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得到答案,于是理智地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接下来,商见曜又提了几个与“起源之海”有关的问题,都得到了很好的答复。

    告别宋何,上了吉普后,副驾位置的蒋白棉回头望了警惕教堂一眼:

    “新主教应该快到了,我们尽量在此之前离开。

    “嗯,回旅馆营地把拉尔斯的消息告诉雷曼,让他自己来确认,然后我们就只剩下等待‘机械天堂’资料这件事情了,中间顺便可以查一下赫维格的死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要等公司的回电。”

    她昨晚已经把探索神庙的经历和对韩望获的推荐拟成电报,发回了“盘古生物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