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门嫡女有空间
画笔敲敲寒门嫡女有空间
(1v1,双洁,甜宠)西凉威远王府。虎头虎脑、年仅5岁的小王爷萧沫希见自家娘亲又扔下他跑到田野去了,包子脸皱得都鼓了起来。小王爷哀怨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爹爹,老气横秋道:“父王,你当初怎么就看上了我那没事就喜欢往外跑的娘亲呢?”萧烨阳斜了一眼自家人小鬼大的儿子,随即做出思考状。是呀,他怎么就喜欢上了那个女人呢?沉默半晌......“谁知道呢,脑子被门夹了吧!”同命相怜的父子两对视了一眼,同时发出了一声无奈叹息。摊上一个不着家的女人,怎么办?自己的王妃(娘亲),只能宠着呗!……身怀空间穿越古代的稻花,只想安安稳
给前任他叔冲喜
绿药给前任他叔冲喜
*(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190章后为番外,请选择性食用)她是名动京城第一美人,家族一朝落势,罢爵抄家。未来婆家得宫中指点,将她扔给未婚夫将死的五叔——那个大姬王朝名声最臭的半死男人。只待五爷咽了气,令她陪葬,一了百了。曾嫉妒顾见骊钱权脸的人,如今搓着手等看好戏,她们等啊等,等啊等……一直等到跪在顾见骊脚边,连直视她的资格都没有。而那个狠毒乖戾的男人立在她身侧,于万人之上予她唯一的尊宠。【神经病男主×美炸天女主,1v1,he,婚后日常流水系】①男女主都没重生,重生的是配角②作者专栏求收藏咪咪啾~③防盗比例
八十年代嫁恶霸
曙歌八十年代嫁恶霸
【预收文《穿书归来后,黑化小狼狗也追来了》沙雕欢乐,求收藏,么么哒~】人人都说叶婉清好命。虽然是养女但养父母对她疼爱有加,妹妹也对她亲近;虽然没能顶父亲的职,但当老师工资越来越高,比顶职强了不知多少倍;虽然第一次结婚遇人不淑,但年近四十竟然还嫁了个亿万富翁过好日子,养得又美又雅致像三十出头。对此叶婉清只想说一个字:呸!重生到十八岁,叶婉清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正被男人粗鲁地摁在怀里亲,硬硬的胡渣刺得她脸颊发疼,周围一群小混混在使劲起哄。前世,对上这张胡子拉渣的糙汉脸,叶婉清一巴掌扇过去,还骂了一句“臭流氓”,捂脸哭着跑开。这辈子,叶婉清抓着男人的领子朝墙上一推,柳眉倒竖地质问他:“抱也抱了,亲也亲了,什么时候娶我?”【阅读提示】:1,更新时间每天21:00左右2,请勿考据物价,有些是各地情况不同,有些是资料查不到,作者自由发挥的。3,盗版猖狂,文文开了防盗,订阅率不足70%的小可爱,麻烦72小时后再刷新下~4,和谐发言,文明探讨,有效建议发红包。在评论区误导读者或者喷人喷文有可能被作者怒怼……例外情况看第四条。5,作者很现实,订阅率正常读者怼人,跟你好好聊聊人生。订阅率100%的读者怼人,你就是我的人生。拒绝盗版读者的任何评价,盗亦有道,白-嫖不要指点江山。【排雷】:有关财务方面的设定,一开始还算严谨,自渊哥老婆本后好像开始飘了,后面就跟着来了……要怪怪渊哥,作者小可爱。请勿太考据。*预收文:《穿书归来后,黑化小狼狗也追来了》十八线小明星林萌拍戏坠马,在ICU抢救时愤然绑定【恶毒女配就是我】系统,穿书成为男主的恶毒继姐。系统:“亲爱哒宿主,成为一个伟大的作精,用你的聪明才智赶走男主身边每一个人对他好的人,刺激他,羞辱他,践踏他,让他成为孤家寡人,让他万念俱灰到毁灭这个世界吧!成功完成任务,你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,痊愈康复哦!”林萌想了想自己看过的各种狗血剧本,拍着胸脯保证:“交给我!我一定让他感受到整个世界的恶意,做不到我就是辣鸡!”讨人喜欢难,讨人厌还不容易吗?看她的!……林萌兢兢业业地做着恶毒女配,每天想方设法害人,然而万里长征才走了一百步,某天系统却突然炸开绚烂的烟花:【恭喜宿主,贺喜宿主!男主已经成功黑化,世界已经毁灭!请宿主做好准备,回到现实世界!】林萌懵逼了。这是肿么回事?一天后。系统:【啊啊啊……黑化男主力量太强,毁灭世界之后冲破次元壁到现实世界来找你啦,宿主加油!宿主拜拜!】林萌:“???!!!”不要啊!**
乐可(校对版+番外)
金银花露乐可(校对版+番外)
纯情少年被干成YD骚年的性福故事,无节操肉文。
大佬在星际搞基建
阑珊留醉大佬在星际搞基建
云栖暮,一个精神力太过强大导致身体崩坏,却非常欢乐的进入退休生活的大佬。种田、钓鱼、做做小饼干,小日子过的倍儿爽的等待死亡降临。然而她又活了,还回到了八大王权者并立,帝国还未统一的异能大爆炸时代,成为了大贵族云家傻小姐,才刚清醒过来就被投放到流亡星叫她自生自灭。云栖暮表示:我是大佬我无所畏惧!黑吃黑,踹暴兽,垃圾堆里找宝贝,还有小弟端茶递水,这样舒舒服服的咸鱼躺小日子它不香吗!然而主脑扼住了她命运的后颈皮,非要逼她搞建设。于是脏乱差的流亡星上悄悄的多了一方净土,名为“地球”。地球村标语:你想过上有酒喝有肉
败给温柔
江萝萝败给温柔
【正文完】温柔男二上位,破镜不重圆 【1】专栏《那个男二上位了》求收 司婳跟了贺延霄三年,温顺乖巧,从来不闹。 旁人都嘲笑她,“飞上枝头变凤凰,痴心妄想。” 司婳以为遇到真爱,甘愿承受流言,后来才知道自己只是白月光的替身。 生日那天,贺延霄临时接到白月光电话,司婳放下尊严挽留,“可不可以不要走?” 贺延霄踏出门口的刹那,司婳心死,提着行李箱消失。 两年后,司婳回归,她明眸善睐,满心满眼却装着另一个男人。 看着她对别人撒娇,贺延霄嫉妒发狂,死缠烂打在她家门口守了一夜,“婳婳,跟我回家。” 司婳晾他一夜,第二

言情小说最近更新列表